企业文化
首页
>企业文化>文化艺苑

特殊的党费

?作者:黄加梓???? ???? 浏览次数: ?时间:2020-02-25 17:36:18 ?【字体:

晚饭后的办公楼内,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,所有碰面的同事都蒙着口罩,隔着一段距离、挥手打个招呼,成为这个时段最默契的问候礼仪。

进入2月,铝模厂刚刚复工,驻地疫情防控正吃劲,厂内已实行封闭,整体管控严格许多。抽空掏出手机,浏览战“疫”情况,看着一天天感染人数的增加,防控力度一天天的加大,我必需承认,这一次自己也有点害怕了。

整个办公楼说话的声音比往常少了很多,每天接触最多的就是安质科帮忙测量体温的同事,体温枪对准额头的一刹那,似乎都能听到心跳声。

那日,习惯性地打开电脑,浏览最新的新闻,依旧是整页整页有关疫情的信息。各地感染人数不断增加、病毒潜伏期天数不断增加、感染地区在全球范围内扩展……

我揉了揉皱褶的眉心,深吸了一口气。

电脑屏幕的右下角,微信图标突然闪动起来。

“黄主任,现在国家有难,作为一名党员和退役军人,责无旁贷,请通过你向党组织交一次特殊的党费,尽我的一点微薄之力,愿我们的祖国早日战胜疫情。谢谢。”

很确切,是我们工作群内尚彦波跟我的微信对话。

特殊党费?我的倦怠和困意顿时一扫而光。

紧接着,一条1000元的转账消息将那段话顶到了上面。

尚彦波,是我们铝模厂车间副主任,家里两个孩子,老大马上要高考,老二刚刚两岁,家境并不富裕。在我的印象中,他一直都是一个勤勤恳恳、沉默少言的形象,开会时总能全程保持认真倾听,平时不管在哪儿碰到他,都是笑着点头和你打招呼。除此之外,更多的交流也不多,而我也早已习惯了和他的相处方式。

综合办的岗位职责让我略微迟疑了一下,尔后把这笔特殊党费接收了过来。指尖滑动的一刹那,两条微信中透露出的那份果决和坚定,像两颗子弹击中了我,内心涌起感动的同时也产生了些许好奇。

第二天,我专门来到车间,告诉他“特殊的党费”已经上交党组织的消息。

偌大的车间,工人们都在岗位上忙碌着,找了他好久,在一台大型机械旁边,我看到了他。车间的风还有些寒冷,他紧紧地裹了裹身上的大衣,头上红色的安全帽被压得很低,口罩将眼睛以下的部分紧紧地蒙着,可眉心中间满是专注与认真。

这一刻,这位认识了两年多的老大哥反而给了我无限的陌生感,我远远地喊了他两声。哦,忘了,他和我讲过,车间工作的人通常耳朵都不太好。待我走近时,他先抬眼看到了我,推了推安全帽,挥手和我打招呼,朝我走了过来。

“尚大哥,党费已经交上去了。”伴着机器的轰鸣,我笑着把这个消息告诉他。隔着口罩,我自己听自己说话都有些费劲。

尚彦波点了点头,然后伸手摘下手套,指了指自己的耳朵,皱着眉挥了挥手,示意我,车间说话听不清。

我了然,指了指门口,“咱们出去说。”然后推着他的肩膀,往车间外走。

“尚大哥,我才知道你之前当过兵。” 

“很多年了,早就退伍了。”他笑了笑,声音里有些不太好意思。

一阵短暂的沉默。鉴于我之前对他的了解,如果我不说些什么,怕是话题就此截止了。但让我有些意外的是,就在我准备开口时,他叹了口气,说:

“这要是再往前几年靠靠,我是一定要申请去武汉的。看网上新闻说招志愿者,我还有心来着,可回头想想,奔五的人了,去了怕给国家添麻烦,再一想老婆和孩子,也怕给他们添麻烦。”

我安慰道:“这不是党费也交上去了!天塌了有年轻人顶着……”

“不一样的,咱虽然退伍了,可部队教的那些东西都没丢,国家有危难,咱就得顶上,只交党费,已经有点儿丢人啦!”

我有些无言,此时此刻,我已经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。

尚大哥搓了搓手,重新把手套带上,说:“主任,车间里边还在忙,先回去了,咱厂子‘抗疫’上的事情你知道得快,需要帮忙的地方多通知我。”

我点了点头,他转身走进了车间。看着这个背影,我忽然想向他鞠一躬。这个衣服沾着油渍,身材微微有些发福的男人,此时此刻在我灰霾的心里,打进了一束亮亮的光。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男人和女人做人爱视频体验 性巴士 做爱网站